木意

一只随意生活的小透明

【巨胖】【六二五】你是我公开的秘密

bgm——《真相是真》HE

01

“快快快,不好意思,前面让一下,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

刚下了一个颁奖礼的舞台,毛不易手里还握着刚刚也被他吐槽了一下的奖杯,后台拥挤到人贴人,在助理的不断催促中毛不易也不断往前小跑,前面的人扭过头来看一眼也都明白怎么回事了也让开了一条路。

后台灯光昏暗,突然就有个人撞了过来,穿的黑色连帽衫还扣了帽子,助理刚想开口骂就看见那人抬起头,弯弯的眉眼跟随时都带着笑的嘴巴,不是钟易轩还能是谁。

“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

两个人有几天没见面了,毛不易已经发了第五张新专辑,最近宣传期加上快到年底肯定是比平时要忙一些,基本连聊一聊微信的时间都没有。

“诶呦俩祖宗,走,咱们去车上说,这人这么多,而且毛不易一会还有工作……”

助理一边说着一边扯着毛不易的衣服往前走,毛不易顺手就把刚刚还没捂热乎的奖杯递给了钟易轩,自己则勾住钟易轩的胳膊挂在钟易轩身上。

还是我小对象好啊,还知道来看我。


“一会是橘子娱乐的采访,提纲在这,你随意发挥就行。”

助理递过来一张纸,密密麻麻二十多个问题还有几个注意事项。

“还有一会下车得去换一套衣服,钟易轩你一会先别跟着一起下去,现场肯定有粉丝在……”

“没事啊,他跟着去吧。”

助理还没说完,毛不易就打断了。

在圈里也五六年了,只要是毛不易的朋友基本就都知道他跟钟易轩的关系,前几年还能说是朋友住在一起,但是后来毛不易买了房子,两个人就单独搬了出去,再被媒体拍到都是毛不易公司这边出钱去摆平。即便这样,没有了媒体还有粉丝,钱摆不平的事永远难办,有几个粉丝上传了两人一同回家的照片,毛不易也没搭理。要是搁在之前,毛不易肯定又气得发微博澄清一番钟易轩是多么无辜,但在娱乐圈这几年他也知道了自己这么做或许带给钟易轩更多的会是无故的骂名。

两家的粉丝自会为自家偶像澄清,两个人从来不在家以外的地方有什么亲密举动,好朋友、好哥们这种关系来解释这些照片真的足够了。

圈内知道的朋友也从不会乱说,就算想搞垮毛不易,将这样的一个“秘密”被捅出去了,不伤敌一千,只会自损八百。还能给毛不易换一个“痴心郎”的称号。21世纪了,哪有那么多人真的强烈反对同性恋?看见这样的爱情多的还是祝福,只是会给那个暴露秘密的人扣上个“小肚鸡肠”的名字。

所以这次采访跟着去也没事吧。

毛不易是这么想的。

毕竟他最近也在谋划一件大事。

钟易轩还毫不知情的一件大事。


果然下了车就被粉丝围上,长枪短炮朝着车门那边,几遍车外边有保安也还是堵了个水泄不通,助理先开门下了车,毛不易也熟稔地拿了包准备下车。

“要不我不下去了吧,这么多人。”

钟易轩还有点顾虑。

“你躲车里更叫别人怀疑。”

毛不易一副不容置疑的态度。钟易轩只好把衣服上的帽子扣上,有从兜里揪了个口罩出来罩在脸上,接着又把那副标志性地眼镜摘了。毛不易都没戴口罩。

“你这比我都像巨星啊。”

毛不易笑眯眯地看着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的钟易轩说道。

“快下车吧你。”

毛不易把包抡到自己肩上就迈下了车,从车到楼的距离其实就几步,毛不易跨着大步子为了不给保安添麻烦,快步走了过去。留了外边的粉丝还在兴奋地尖叫。

刚进楼拐了个弯,身后的钟易轩就蹭了上来。

“她们刚才肯定看见我了,我都听见她们喊‘巨胖’了。”

“不开心吗?”

“你闹啥啊,你还当不当明星了?”

“好啦,小朋友,没事的。”

毛不易手里还拿着刚刚助理递过来的提纲,腾了只手之后就摸上了钟易轩的头,像是在安抚这只快要炸毛的小奶狗。

“我要去录节目了,你就在这玩就行。”

“知道啦。”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跟着毛不易的行程了,只是之前都是他自己悄咪咪来,从来没有暴露在粉丝面前罢了。

钟易轩也进了录制采访的那个房间,就坐在助理坐的地方玩手机游戏。旁边的记者和摄影师之前也跟毛不易合作过,自然对钟易轩坐在这里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毛不易的事情他们还不敢瞎说什么。好歹人家俩都有粉丝啊。

钟易轩就坐在那戴着耳机,也不出声,就跟没有那个人似的乖得不行。不时地抬个头看一下认真工作的毛不易,然后冲那人笑笑,接着就又低头玩手机了。

钟易轩以为自己装得很好,其实每一次抬头毛不易都看到了,毛不易的视线也一直往钟易轩这边飘。

“诶毛老师看这台机器。”

“哦哦。”


虽然我知道你这是在为你那件大事提前放点消息出来,但你这样傻笑粉丝会疯的吧。

助理忍不住吐槽。


02

钟易轩第二天起床是被经纪人的电话吵醒的。

“喂......”钟易轩还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心里还想着早上醒来毛不易怎么又不在自己身边,神志根本还不清楚。

“你昨天是不是又去跟毛不易的行程了?网上现在全是照片,反正我是拦不住了,你快跟毛不易那边商量一下要怎么办吧。”

毛不易已经脱离了原公司,为了更自由一点,自己成立了工作室,现在身边的工作人员已经不是跟钟易轩一样的了。而毛不易的人气也一天天在涨,公司知道钟易轩跟毛不易的事情后,事事都就着毛不易那边的想法,以毛不易现在在歌手界的地位,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去得罪有实力还有粉丝的他。

“哦知道了。”

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经纪人打电话来还是第一回。可能是真闹的有点大吧,诶呀反正就说一个友情就混过去了嘛,谁还拿这个较真?毕竟就只是跟个行程,也没拍到什么大尺度、亲密的照片。

钟易轩反正是这么想的,电话打给毛不易的时候,毛不易却跟他的想法大相径庭。

“真的不考虑公开吗易轩?”

钟易轩何尝不想让别人祝福自己的爱情,但是在娱乐圈里,这样说出来能得到几分真正的祝福,又有多少是暗暗的嘲讽呢?中国不比欧美,人们说着可以接受,但网络的舆论压力谁能承受的了。他自问是个坚强的孩子,这件事公布出去受影响最大可能也不是他,应该会是毛不易。但他还是不想让毛不易趟这浑水。

“你要是不想当初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在一起?”



为什么啊?




当时,钟易轩发烧在北京的那个六人宿舍的小床上躺着的时候,毛不易跑前跑后倒热水、拿药、测体温,钟易轩烧得厉害,只能感觉毛不易那天跟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比平时温柔。

“你别忙活了,我没事。”

“烧糊涂了我咋跟你爸交代。”

钟易轩心想,有啥不好交代的。

“生病了还有空跟我生气,也不知道我是招谁惹谁了摊上你这么个小祖宗。”

毛不易见了钟易轩那个无所谓的表情之后莫名的来气,自己这么着到底是为谁啊,小祖宗不知道吗?这种从比赛的时候就超出了朋友范畴的关心钟易轩到现在还体会不到真的是让他心寒,钟易轩你爸爸都看出来我对你的心思了你还不清楚呐?毛不易回想着当时去拜访钟易轩家,他克制着自己对钟易轩的喜欢,但钟易轩爸爸还是跟毛不易喝了好多酒之后拍着毛不易的肩膀说“你要是喜欢我们龙龙就对他好,要比我好。”钟易轩当时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未成年人早就被请回卧室睡觉去了。

“我哪知道你招谁了?”

“嘿,钟易轩你上劲了是不是,别仗着自己生病了我就不敢说你。”

“你是谁啊你敢说我。”

钟易轩的语气已经变得可爱一点了,没有之前那么冲,笑笑地说。

“我想是什么就是什么吗?”

“嗯......”

“可以是男朋友吗?”

钟易轩楞了一下,其实他不是感觉不到毛不易的关心,只是现在被毛不易在这样一个日常的场合提出来让他觉得很不正式。“我还得在一个草坪广场上单膝跪地跟你表白?”后来毛不易知道钟易轩是怎么想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可以啊。”

口是心非的钟易轩还是直接答应了。






钟易轩现在回想当时,自己答应的事情怎么就不敢担责任公布出来了呢?是自己太胆小了吗?

不是。

“易轩真的不想公开吗?”

“不想就算了,我让他们去发通稿,你不要因为这事影响心情啊,我最近也比较忙,也没空一直陪你,明天要去深圳了,你自己在家记得吃饭啊,那个微波炉会用吧......”

“毛不易。”

毛不易还没说完,钟易轩就打断了。

“嗯?”

“公开吧。”

钟易轩像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认真的吗?”

“认真的。”

“好。”

03


三日后,在一个年末音乐颁奖礼上,毛不易客套地说完感谢词,一改平时开玩笑的语气,郑重地说。

“我还想感谢一个特别的人,很感谢他陪我从籍籍无名到今天前程似锦,在今天,我想告诉他,我们相爱本来就不容易,别去管流言蜚语,钟易轩小朋友,我爱你。”

鞠躬。

转身。

下台。

只留场下几千人的欢呼和舞台上的灯光呼应着。



毛不易的表演在之前就结束了,出了后台就直接坐车回了家。这件事做完,毛不易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有些话还是要说出来,这样就没有任何负担了。他知道自己的爱情可能不关他人的事情,但是如果让支持自己的粉丝还蒙在鼓里的话,其实就跟自己谈恋爱了不告诉身边朋友是一个道理吧。就算不能得到祝福,毛不易也还是觉得大家有知道一下的权利。

“喂?”

毛不易的手机响了,是钟易轩。

“我看直播了......”

“嗯,怎么了?”

“热搜得爆。”

“是吗?那我真是巨星了。”

“你咋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还以为你是准备发个微博啥的......”

毛不易的每次节目钟易轩都会在第一时间看,有直播的这种一定会是好好守着直播的。

“那惊喜我还能让你知道了......”

“你得意个啥......”

“我一会回去咱俩一起发微博。”

“好。”


毛不易拿手机刷了一会微博,热搜第一确实是“毛不易 钟易轩”,后面还跟了一个“爆”的深红色标签。毛不易有点忐忑地点进去,发现全是刚出道时他熟悉的巨胖粉丝的ID在刷屏他和钟易轩这些年的合影照片。

他以为那些爱意他藏得很好的。

原来早已被别人看穿。


“钟易轩一直是毛不易公开的秘密。”

毛不易在#巨胖#超话又刷出来一条微博。

是啊,他确实是自己公开的秘密。

深藏心底,挂在嘴边,爱在生活里。

其实那被窥探到的温柔不过万分之一,我早就把他安排在漫漫余生里。



钟易轩在家还在看直播,后面还有几个他喜欢的歌手,看得起劲也没空刷微博,甚至连毛不易回到家的声音都没听见。

“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易轩心里我已经这么不重要了吗?”

“怎么会呢?你可是刚刚在颁奖礼上跟我告白啊,我要是不要你了怕是要被骂死。”

“那易轩就是害怕被骂才跟我在一起咯。”

“emmm其实也不是。”

两个人互相开着玩笑,仿佛之前的公开只是一个很小的事情。

毛不易坐到钟易轩旁边,钟易轩觉得自己旁边的沙发陷下去的程度没有之前深了,毛不易最近忙得又瘦了啊......

“来发张照片。”

“emmm你发背影吧......”

“你是觉得你雄壮的背影很好看吗?”

最终钟易轩还是被毛不易摁着一起拍了合照,毛不易编辑着文案,钟易轩就等着转发。

“毛不易: 给我你未经雕琢的天真和自由,给你我义无反顾的长长和久久。[图片]”

“诶毛不易你这还宣传自己的歌啊,这都多少年前的歌了。”

“多少年了易轩也天天放啊?”

钟易轩没话怼回去,脸上带着幸福的笑转发去了。

“钟易轩你这么敷衍吗?”

钟易轩就带了一个小心心的表情转发了。

“那我删了......”

“钟删删小朋友,这条你要还删别人还以为你不爱我了。”

“略略略......”


发送成功后,两个人的微博首页就是像刷屏一般的祝福,来不及一一回复,那些祝福也都被记在两个人的心里了。



所以没有人们说的那种无谓的谩骂,没有那些所谓的声讨。

在真爱面前,能跨越时间岁月,当然也可以跨越性别。

只要是你,就好。

也曾一起走过冷眼低谷,所以今天才有敢说出那个人的名字的勇气。

我之前不曾知道一句“我爱你”为何能让人有不一样的美好,而当我听到这三个字从你口中说出时,便突然明了它的意义。

或许不是爱让我变得柔软,只是因为有你,让我有了继续生活的向往。

我最光明的公开的秘密,就是我对你的爱。

请让我,爱你一辈子。



【Flag】


要闭关一段时间,接下来就是两周复习周两周考试周了,所以小甜饼系列暂时不写了,虽然可能不太费时间精力什么的,但我还是想以学习为重,希望大家理解一下啦。

然后大家下一次见我大概就是六二五的贺文,然后再下一次就是下个月的18号or19号,我会开着车车来见你们,对就是前两天说的200f福利(……)。
然后这段时间我还想稍微调整一下自己,文笔太差了……

然后暑假会继续更小甜饼,还会写《枯叶情话》(怕是已经没有人记得它了,不过你们要是都不记得了它我会更开心哈哈哈)……还有没有别的我自己也不清楚,总之放了假写文一切都好说。

(๑•̀ㅂ•́)و✧

【巨胖】晚安小甜饼.110


明明是端午节,却也不能在一起。

钟易轩噘着嘴躺在家里的床上,一会抱抱这个玩偶一会逗一逗另一个玩偶。正无聊的时候,听见门口窸窸窣窣的一阵声音。

“来,丘比特。”

钟易轩朝那只猫伸开手,丘比特看样子就要往床上跳。

“诶呀不行不行,你不能上床,你就在床边待着。”

丘比特也是听话,就在床边坐下,钟易轩在丘比特身上呼噜着毛,一时间竟然也忘记了刚刚还在气毛不易没法陪自己的事情。

“喵呜……”

“你饿了吗?哦对,今天他们都不在,我忘了给你找吃的了,我说你今天怎么都跑房间里来了……”

反应过来丘比特今天还没吃东西的钟易轩放下手里的丘比特,翻身下床,蹬了拖鞋就往外走,丘比特也听话得很地跟在钟易轩脚步后面。钟易轩听见身后沙沙沙沙的猫步声,心里还暖暖的。

哼,毛不易你不陪我还有丘比特陪我呢。

钟易轩走到厨房给丘比特倒了一碟牛奶放到了丘比特的窝旁边,喂宠物就得定点喂,不然它以后跑到哪就吃到哪,整得家里乱七八糟的。钟易轩看丘比特舔牛奶舔得欢就又溜达到厨房准备去冰箱再倒一碟猫粮出来。

“热一下蓝色盒子里的饭,不要总是叫外卖。”

冰箱上一张有着毛不易字迹的蓝色便利贴跃入视线,钟易轩不可察觉地笑了,眯着眼睛打开冰箱,找到右手边一大袋子猫粮的同时也看到了冰箱里一个蓝色的保鲜盒。

哇,是排骨啊。

毛不易什么时候炖的啊。

钟易轩拿出那盒排骨,用胳膊关上冰箱,先把排骨放到了桌子上去给丘比特倒猫粮。

先把猫收拾好了在管自己吧。

钟易轩觉得自己真是个合格的主人。

再回来准备自己蒸一点大米饭的时候,看见电饭煲上还贴了便利贴。

“米已经放好了,加水到2刻度线然后蒸40分钟。”

毛不易是怎么算计的啊?怎么就知道他要干嘛的?

钟易轩心里嘟囔着毛不易个大辣鸡一边乖乖地加了水还把排骨搁进了微波炉。

这顿饭吃得真棒。

也算是自己做饭了!

钟易轩正得意着,窝在沙发里等米饭熟,想着问问毛不易在干嘛吧。

“你干嘛呢呀?”

“起床了?”

“早就起了,我给丘比特喂了吃的,我还自己蒸上了饭,一会还能吃排骨!”

钟易轩是打得字,但是字里行间也是能透露出兴奋的语气。

还好,毛不易想,至少没因为自己工作忙没时间陪而生气,而且看样子应该是看到自己写的便利贴了。

“你晚上可以煮几个粽子,用那个煮粥的锅把水烧开,然后把粽子放笼屉上蒸一会就行。”

“你怎么不早说有粽子,我现在就想吃。”

“空腹不能吃粽子。”

钟易轩一想毛不易以一个护理专业的身份说出这句话就觉得异常得正经,不禁又笑了起来。

“那粽子在哪啊?”

“在下边冷冻的中间那层。”

“好的👌”
“我米饭好了我吃饭去啦,你工作吧。”

“行。”
我的易轩也能照顾好自己了啊。




隔天毛不易回家的时候,几个舍友都还在老家没有回来,钟易轩直接就扑到了毛不易身上。

“诶呦,你这两天也没饿瘦啊,屁股上肉还这么多。”

“毛不易你别乱摸!”
“家里全是你贴的条,我能饿瘦吗?就没见过冰箱里放那么多吃的。”

“还不是为了你好。”

“幸亏他们都不在,不然丢死人了。”

钟易轩窝在毛不易肩窝里,呼吸着熟悉的味道。



果然是相思不如相见欢。

明天

小甜饼
_(:_」∠)_

【巨胖】晚安小甜饼.109

 《家》


毛不易跟钟易轩在北京买了房,过了几天平凡的小日子之后毛不易就在想着要不要把两家的父母叫过来吃个饭,说起来,都没有坐在一起吃过饭呢。

 

 

“啊不要吧,我不想有别人啊。”

 

 

钟易轩还窝在床上,抱着那只大雄的玩偶冲毛不易撒着娇,躺在床上两条细长的腿还扑腾着试图吸引着一边收拾衣柜的毛不易的视线。

 

 

“可是我想吃伯母做的香辣蛇了啊。”

 

 

毛不易手里提着前一天晚上两人扔了一地的衣服在叠,笑眯眯地看着钟易轩翘着两条小细腿。

 

 

“毛不易你个吃货!”

 

 

“还不是因为伯母的饭太好吃。”

 

 

“行吧,那就同意你啦,我一会给我爸打电话。”

 

 

“好呀。你婆婆做的东北菜也可好吃了。”

 

 

“啊是吗......诶不对你刚才说啥,怎么就婆婆了?”

 

 

“不是吗,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谁叫得那么乖啊。”

 

毛不易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就是想调戏调戏钟易轩。

 

 

“啊毛不易你个流氓!”

 

 

钟易轩在床上翻了个滚,然后又滚回来侧着身子笑骂毛不易。

 

 

“好了快起床了,我都把饭做好了。”

 

 

 

 

 

 

 

两人把日子定在一个周末,还可以带着两家父母在北京逛逛。

 

 

“诶呀易轩啊,真乖个小孩。”

 

 

毛不易妈妈看见钟易轩就在笑,跟毛不易当初的想法一样,怎么就会有这么好看的小孩啊。

 

 

“行啦你俩一边玩去,别在这嗡嗡嗡地吵死,去跟易轩待着去。”、

 

 

毛不易的妈妈也是个急性子的人,自己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不想看两个孩子在自己跟前拘束得不行,还不如自己玩去。

 

 

“叮咚~”

 

 

这次应该是钟易轩爸妈来了,毛不易过去开门。

 

 

“诶呀,来了呀,伯父伯母好。”

 

 

毛不易打着招呼,钟易轩还在客厅沙发上吃着零食。

 

 

“龙龙你看看你,也不去厨房帮忙。”

 

 

钟易轩妈妈来了就在叨叨。

 

 

“诶呀,我让他俩去一边玩的,我自己在这也自在。”

 

 

毛不易妈妈从厨房探出来个头。

 

 

“诶呀亲家母,我帮你啊,龙龙还特地跟我说毛毛想吃香辣蛇,我跟你说,湖南这个可好吃了,我今天做了给你们尝尝……”

 

 

钟易轩妈妈进了厨房,两家的妈妈都在厨房里,两家的爸爸去了小花园里下棋。

 

 

毛不易跟着钟易轩一起窝到了沙发上,伸手朝钟易轩要了片薯片,钟易轩直接就递到了嘴里,毛不易看了钟易轩一眼,等到把嘴里的薯片嚼完,看了一眼周边没人,搂过钟易轩的脖子就“吧唧”了一口。整的钟易轩直接就红了脸,一吻结束钟易轩还没反应过来就扭头过去看厨房看看有没有大人注意到他俩。

 

 

“毛不易!”

 

 

看见没人注意他俩,钟易轩还是一巴掌拍上毛不易的胸。

 

 

“亲一下都不让了……”

 

 

“你现在亲当然不让……”

 

钟易轩抱着一大包薯片,低头看着薯片,不想搭理毛不易一样。

 

 

“那晚上回屋亲。”

 

 

“你大尾巴狼!”

 

钟易轩这次抬起头,指着毛不易说。

 

 

“你俩说啥呢?过来先吃。”

 

 

钟易轩推开挂在他身上的毛不易,把那一大包薯片放下走过去餐桌。

 

 

“先吃饭……”

 

钟易轩推开又要扑过来的毛不易,然后扯着毛不易坐下,还喊了小花园的俩爸爸过来吃饭。毛不易帮着盛饭,钟易轩就只是坐着看着毛不易跟俩妈妈一边盛着饭一边聊着天。

 

 

小日子真美好。

 

钟易轩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毛不易在自己身边坐下了,伸手递过来一碗饭之后,瞟了他一眼。钟易轩立马就懂了那个眼神的意思。

“看我干吗?”

 

 

“喜欢你啊。”

钟易轩压低了声音跟毛不易说。

 

 

毛不易心头一热,看来今天就算是两家家长在也不能放过这个皮得天天撩闲的钟易轩。

 

 ——————————————


今天的灵感来自于毛先生说他在湖南的一个朋友家吃过蛇,以后有机会还去吃。


果然我不适合写仙侠题材,昨天那篇才一点点热度......


对了还有200f福利的车车,我找个时间码了就发上来,大概就是是这篇小甜饼的后续......了吧。



【巨胖】拜你为师啊

仙山里烟雾缭绕,那弥漫在山谷中已形成多年的仙雾常常会分化出一些低等级的小妖,在山里采采果子,逗一逗来找山顶上那家仙道之人求学的修士。

每一只小妖都有名字,在分化出来的时候就印在他们身体的某个位置,那个地方也是储存他们零星的灵力的地方。

也都不是什么坏妖怪,却也没有什么抱负。说白了其实是那个仙道人养的一些小宠物。

可是有一只叫钟易轩的小妖怪就不太一样。

自他分化出那天起,他就想去山顶找那位仙道之人。

他常常跟那些只知道哪棵树上的果子甜的小妖们说:

“我有一天也是要去山顶上跟那位仙道之人一起修习的!”

那群小妖也是给面子的鼓鼓掌,转身就又去找果子了。

“诶你们怎么不理我,诶你们一会帮我带几个回来啊,我可是还要自己修炼的!”

钟易轩自己一个人在原地,没事做便开始用自己那一点点的灵力锻炼灵活性,穿梭在山上的树丛之间。

“我这么厉害,仙道之人一定会收了我的吧。”

于是越想越开心的钟易轩就一不小心撞了树。

“诶呀……”

来不及反应刚叫了一声的钟易轩就昏过去了。

其实要说平时在云境中修炼的毛不易也是不会太关注山下的小妖们的,他自己的灵力化作雾能分化出什么样的小妖他心里有数,自然不会有大乱子出现。

但是今天这感觉似乎不太对劲。

有什么小妖出事了吗?

毛不易凭着感觉赶到山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已经回归本体的一只通体白色的灵犬歪倒在一棵树旁,头顶那部分的毛发上似乎还带了些血。

毛不易走过去后感受了一下发现只是昏了过去,也就只凭着看着这只灵犬长得挺好看就抱进了怀里带回了云境。

醒来之后的钟易轩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从没见过的地方,动了几下之后发现在一边习字的毛不易。

“诶?”

“醒了?别乱动,你头上还有药。”

“这是哪?”

“就是你一直想到的地方啊。”

???

云境!

那眼前的莫不就是那位天天被自己挂在嘴边的仙道之人?!

啊啊啊自己是被他带回来的话,那他一定看见自己特别蠢的样子了啊啊怎么办啊……

“你先休息好,养好了伤就带你修炼。”

毛不易坐在桌案旁淡淡地跟钟易轩说。

“哇!先生先生!”

钟易轩掀起被子就蹦了过去。

“从此我要叫你先生啦!你能不能教我那种很厉害的可以飞的啊,我还想学那种……”

钟易轩没说完,毛不易就动了灵力把他变回了之前那只白色的灵犬,揪着脖子后面那块肉就给拎回了床上,顺便还拿被子盖好。

“好好休息,云境里不许聒噪,你伤好了我自然教你。化回本体也有利于你恢复,别再让我操心了。”

“唔……”

钟易轩小灵犬躺在床上咕哝着发出了些声音,然后就听话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先生一定会喜欢我这样的学生的。

要说毛不易怎么知道钟易轩想来拜他为师,还不是因为看上了小灵犬,顺便就进了钟易轩的记忆里,听见钟易轩那么骄傲地说以后会拜他为师,毛不易也不知怎地嘴角就挂了笑。

他以前是绝不会收一只妖为徒的。

从那以后,云境地修炼场里就多了一个活泼的身影,其他弟子修习之时,钟易轩总是在毛不易身边绕来绕去,美其名曰感受师傅的熏陶。

而毛不易也乐得他这样,美其名曰耐心教导特殊的弟子。

后来修习得道的弟子下山后,还在传云境里有了个掌门夫人,本体是个山里云雾化成的灵犬,人形倒是个眉清目秀惹人欢喜的少年。

其实那还不是当初面上性情寡淡的毛不易见着了钟易轩就露出了大尾巴狼的一面。

“易轩想提高自己的灵力吗?”

“想啊。先生有什么好办法吗?”

“那当然有啊,只是不知你有没有听过双修?”

“诶先生先生……唔……”

“别动,提高你的灵力。”

“唔……毛不易!唔…你起来!”


——————————————

最近被人喂安利,看了《魔道祖师》。哇我以前绝对不会看这种仙侠题材的啊,可是怎么这么好看啊_(:_」∠)_我要入这个题材的坑了。
然后呢,为了尝新鲜就尝试了一篇,然后也不是批评他俩……但是他们俩的体型太不适合这个题材啦,我写毛先生是道长的时候违和感要爆棚了。(如果这点大家有异议可以喷我🌚)

然后这篇的灵感大概是毛先生提溜着不听话的钟易轩的脖子那样一个场景,凑活看吧,我假期会整理一下,然后想换成别的人名(再扩写一些些?)。

然后这篇就算作昨天跟今天的小甜饼啦。

不求各位喜欢,只是想尝试些新的内容。

爱大家!

小甜饼明天补……

【巨胖】晚安小甜饼.108


钟易轩这几天一直在宣传新专辑,几个场子来回跑,也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见听见他们的新专辑,也有可能来听的一直都是同一些人吧。
莫名的有一点心累,觉得自己不够对得起喜欢自己的人。

其实这个时候本来应该也有毛不易在身边的,公司的企划就是三个人的原创,当初钟易轩跟公司闹了很久才妥协了后来的创作三部曲。但是毛不易这天要拍广告,而且节目录制比他们两个多,所以也没有时间再来直播。



毛不易那么有才华,他也想让他独自发光。


“吃饭了吗?”

每次钟易轩有工作的时候,毛不易都会在饭点前给钟易轩发个微信提醒一下这人吃饭。

“吃了,辣椒炒肉。”

“别太晚了,我已经到家了。”

“嗯”


其实有工作的时候两个人也不会聊很多,让彼此感受到互相的关心问候在身边就好了。

钟易轩会在各个节目里不经意地就谈起了毛不易,今天也不例外。

怎么就每件事都有毛不易呢?

钟易轩也这么问过自己。

可能是他真的填满了自己的生活吧。

一半是因为真的胖,一半是因为他真的生活在自己生活里。


“对啊,他还会在家里蹦迪啊跳舞啊……”

钟易轩乐此不疲地分享着别人见不到的毛不易,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毛不易,想让毛不易被更多的人喜欢,当然不是为了让自己有一点点小骄傲。

要是为了自己他应该把毛不易关在家里谁都不让见。。

但是毛不易现在在家里等着自己啊。

一想到这,钟易轩就又变得开心了。

平凡的小日子就是这样想着爱的人吧。




【巨胖】晚安小甜饼.107


可能时光穿越前是没有任何预兆的吧。

钟易轩就这么到了毛不易的大学时代。

学护理时的毛不易应该是很可爱的吧。

来不及钟易轩再多想一会,他就看到了从图书馆出来的毛不易,背着的还是那个匡威的帆布包,但是身边胳膊搂住的那个男生却是个钟易轩不太熟悉的脸。

可能是他朋友吧。

钟易轩正安慰着自己就看见旁边就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啊那不是校园十大男神嘛!”。

毛不易大学的时候被评成男神了还?

继而钟易轩就发现,那些女生看的其实是毛不易旁边那个人。那既然这样不如就去搭讪吧。

虽说表白这种事情,不管是在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钟易轩都不是很擅长,但是好在在自己心里,自己是认识毛不易的啊,而且是自己男朋友啊。

“诶学长,医学院教学楼怎么走啊?”

“诶这小孩怎么这么好看。”
毛不易也不知怎么的就直接把心里话说给了旁边的朋友听。

“你是医学院的吧?我是你师弟啊。”

“啊?是吗,现在大学生年纪都这么小了吗?”

啊啊啊毛不易怎么那个时候就这么会说话啊,这得撩过多少姑娘啊_(:_」∠)_

钟易轩正难过着,脸上的表情让毛不易误以为,这孩子是因为自己没指路才这样的。

“啊我带你过去吧,鸿凯你先去吃饭。”

“行,那我先走了啊。”

可能毛不易就是喜欢这张脸吧,但是是除了钟易轩谁的都不行的那种。(๑´ㅂ`๑)

【巨胖】晚安小甜饼.106

补昨天哒!

——————————————

可能是因为录了一天的节目,毛不易回到家已经很累了。
时间已经凌晨,从外面看,房子只亮了二楼的一盏灯,还不是自己的房间。

毛不易莫名的生出一种孤独感。

他拿钥匙开门的时候那串叮铃的响声更像是自己在给自己演奏。

每个人生来都是孤独的。

打开房门看到屋子里确实没有亮着灯的时候,毛不易暗暗对自己说。

毛不易倚着墙轻手轻脚地换好鞋,捏着自己的鞋子放上鞋架的时候,看到了旁边一双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的一双马丁靴。
毛不易忽然笑了一下,眼神中忽晃过一阵幸福。

穿着棉拖走上楼的时候他可以不发出一点声响,他想着,小孩一定已经睡了吧。
我可不能吵醒了他。

所以毛不易回房间拿了衣服之后又下楼去了楼下的浴室洗澡。哗哗流过的水似乎可以冲走人一天的疲惫,毛不易任由那水花溅在自己脸上。

享受着这不可多得的独自时光。



穿好衣服回到床上的时候就发现钟易轩又睡成了一个“大”字形,毛不易把人往一边搂了搂,给自己留点位置,就搂住人也进入了梦乡。

这样能拥着小爱人在怀里的时光也不能辜负啊。